三天三夜,跑了500公里。这是陈学军在牛年新春刷下的新纪录。

大年初二到初五,连续72小时,跑步距离500公里。陈学军几乎是踩着时间线,于2月16日上午9点19分,在成都龙泉驿区青龙湖完成了挑战。

面对作假质疑,组织者“迭戈”认为很正常,如果不是自己在现场见证,可能也会质疑。但最后24小时,天气没有前两天热,以及有康复医生、志愿者、陪跑的跑友等等,“这是很多方面的原因。”

陈学军,人称“贰队”,在成都跑友圈是知名的“大神”,而他给自己取的网络昵称叫做“疯贰”——疯狂地热爱跑步,有点二。

而决定挑战72小时跑步500公里,仅仅是因为在跑前4天的一通电话。

↑陈学军“撞线” 图据“清泉”

挑战!

一个电话:“像西安跑友那样跑一个”

其实,做出连续三天三夜跑步500公里的挑战决定,陈学军形容其“相当仓促”。

2月9日,也就是距离正式挑战只有4天时间,正在日常跑的陈学军接到了跑友“迭戈”的电话。2月初,西安的一位跑友完成了三天三夜500公里超长距离挑战,一时间,引发众多关注和质疑。

“我们能不能也跑一个?”“迭戈”告诉,许多人质疑西安跑友作假,而陈学军在成都跑友圈的实力有目共睹,且拥有多次参加超级马拉松、越野跑赛事的经验,他能不能完成挑战?

尽管想法突然,时间仓促,陈学军还是决定试试。

陈学军说,自己正好就缺少这样长距离的赛事体验感。

↑陈学军的主要“战绩” 图据“迭戈”

早在两年前,陈学军就报名参加2019厦门6天6夜超级马拉松全球极限赛,但因为工作时间冲突的原因未能参赛。今年1月,厦门超级马拉松赛组委会组织10天10夜的挑战跑,陈学军依然未能前往。但他在成都自己设计了路线,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完成并上传了跑步数据。“这个也不算正规的赛事,相当于‘餐前点心’。”

陈学军说,2021年的比赛,预计在3月底举行,自己“心有恐惧”,“因为心里没得底。”

尽管跑过“10天10夜1000公里”、著名越野跑“八百流沙”的400公里,但3天3夜内完成500公里,对陈学军来说,挑战也不小。

奔跑!

选择短距离折返跑 没后勤经验一度想放弃

2月13日,正月初二,上午9点19分,位于成都龙泉驿区的青龙湖,陈学军发枪起跑。陪跑的,有30多名闻讯而来的跑团跑友。

作为跑步“圣地”之一的青龙湖,跑一圈,大约7公里。但陈学军并没有选择绕圈的方式,而是选取了以一公里为单程的短距离折返跑。也就是说,完成500公里挑战,陈学军需要在1公里的路线上跑250个来回。

陈学军解释说,短距离折返跑,一方面是为了测量距离更加精准,跑前,他们分别用码表、带测量功能的运动手表和手机跑步软件等进行了计算,跑步时,也尽量沿着隔离线跑。“运动时间久了,运动手表的距离会产生漂移。”陈学军说,另一方面,短距离折返跑更有利于后勤补给

↑白天气温高,增加了挑战难度 图据李建春

“也是参照厦门比赛的路线方式。”陈学军说,实际上,超长距离的跑步,分解成短距离路线带来的“目标完成感”更强,“我跑完了一圈,然后又跑了一圈。”

第一个24小时,陈学军完成了计划的171公里。第二天,青龙湖人流明显增多,跑步时需要避让,加上白天天气热,难度也大为提高。

而仓促决定、缺乏后勤组织经验,也给陈学军的挑战提高了难度,甚至一度决定放弃。

原来,因为组织者和志愿者们都没有过超长马拉松的后勤经验,14日夜间到15日凌晨的一段时间,后勤补给一度“断档”或是没有衔接好,打乱了陈学军的节奏。

↑志愿者提供补给 图据李建春

在陈学军自己准备的补给时间表上,注意到,除三餐外,几乎每隔一小时,陈学军就需要补充能量,半袋芝麻糊、半袋方便面,坚果两三粒,每次的量都不多。这还只是他自己准备的部分。

“我就直接去睡觉了。”陈学军说,持续的奔跑带给身体和心理的疲惫感很大,他甚至冲志愿者发了火。

休息了4个小时后,15日凌晨5点多,陈学军和“迭戈”进行了一次“愤怒的沟通”,思考再三,他还是决定继续。“还有几个小时才跑完第二个24小时。”陈学军说,第二个24小时,他只跑了135公里,这意味着,最后一天需要跑近200公里,但他认为自己有这个实力,此前,他就因“24小时完成240公里”获得过国际认证。

↑夜间继续跑 图据李建春

回应:

72小时跑完500公里 挑战成功有这些原因

掐着时间跑。陈学军说,最后24小时,极少停下,一直在追赶前一天落下的计划,而在整个72小时的最后3小时,只剩了27公里。

2月16日上午9点19分,陈学军几乎是踩着时间线,完成了三天三夜72小时的挑战。

同样,陈学军的成绩也引来了质疑——最后一天跑完近200公里?甚至出现了4分钟配速记录?

陈学军说,在长时间奔跑中,突然短距离加速冲刺,其实上是一种改变肌肉疲劳状态的策略,也是“醒瞌睡”的方法。所以会出现短距离内瞬间速度快的情况。

↑跑友陪跑 图据“清泉”

面对作假质疑,组织者“迭戈”也认为很正常,如果不是自己在现场见证,可能也会质疑。但最后24小时,天气没有前两天热,有专业的康复医生对陈学军做心理建设、按摩恢复,后勤的志愿者和陪跑的跑友更多……“这是很多方面的原因。”“迭戈”说,而真正的比赛是没有陪跑、领跑的,也没有按摩康复。即使说下次比赛,陈学军没有完成,也不能说明什么。

跑完后,陈学军说,自己的身体状况还在可承受范围,但思想“崩溃”了。“没什么感觉了。”

↑三天三夜跑步数据 图据“迭戈”

“疯贰”!

曾经亚健康 接触跑步后一发不可收拾

因为长期运动,清瘦且干练的陈学军精神状态很好。实际上,1968年出生的他,从年龄上说,已经是年过半百。陈学军网名“疯贰”的来源,就因曾是“疯狂地爱跑步,有点二”。

2002年,频发头晕感冒的陈学军因为身体亚健康开始接触跑步,随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
2012年初,陈学军首次“触马”,是在内江的一场非官方组织马拉松比赛。这场比赛彻底激发了他跑步的激情,每月跑一次二环、三环,距离越来越长。2015年,陈学军围绕成都不间断超长跑225公里,历时25小时45分钟,创下四川地区不间断超长跑最好成绩:速度最快、距离最远。

↑部分参与的志愿者 图据“清泉”

不仅如此,陈学军开始频繁出现在大大小小的马拉松赛、越野赛等挑战赛上。100公里、200公里,超长距离、最高4000多米的高海拔地区的越野赛,他开启了更多的挑战模式。

于遵素

于曼歌

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